czxtz002

哈哈哈

臻帝:

《二月的尾巴》
小宝这个名字,因为和家里长辈同名,改为“尾巴”。
尾巴,由来有二:
1.他有个狗姐姐,叫耳朵,得顺着辈儿叫。
2.虽然是贵宾的品种,但并没有给他去尾。长长尾巴的贵宾狗,也是特别一点。

出生之后一直被姐妹们压着耳朵睡,他的左耳用会往上折。露出里面的耳朵肉而不自觉,显得特别蠢。

胆子特别小,可能和我家人多有关系。算是吓大的。两个月的时候,一看见陌生人都只会躲在摩托车下面瑟瑟发抖。最近好点了,可以躲在摩托车下狂叫了,有进步。

摩托车是我爸以前的豪华坐骑,等到我爹又一年生日喝醉酒去兜风被抓才彻底报废了。成了家里唯一体现年代历史感和豪华感的标志。后面变成我妈屯旧物的支架,在摩托车各种地方塞满了有的没的,需要的不需要的。装修的时候往摩托车下面屯沙子,现在成了尾巴(小宝)的革命根据地。谁都不能进去,他妈也不行。
他感到害怕,或者心情郁闷的时候,就会一只狗静静趴在摩托车底下的沙子上,思考狗生为何如此辛酸。

虽然我还觉得他是我的小宝,但爸妈已经率先改过来口径,叫他尾巴了。当然我妈记性不好犯抽抽时总爱叫一些自己新想出来的名字,比如:小黑,阿黑,黑黑;黄暴一点的:小猴子,软软;再叫一些以前的狗:帕咪(爷爷家的老狗,死去15年左右),旺旺(我家的老狗,尚存)……

尾巴很爱我的拖鞋,睡觉的时候习惯把头枕在我的臭脚丫子上。即使我把脚丫子移开,他的脑袋也依然顽强的留在拖鞋上。
我爸说:可能他妈跟他说过,拖鞋这个地方睡觉还不错,当枕头效果更佳。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czxtz002臻帝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哈哈哈